作者:閻辜佐

昨天(1月17日)有媒體報道說,又一記響自官場的耳光引起輿論關注。報道稱,河南省濟源市政府翟姓秘書長的妻子尚某,實名舉報濟源市委書記張戰偉在濟源市機關食堂當眾扇了其丈夫一耳光,導致翟姓秘書長本人身體不適住院、家人惶恐不安……

人們在描述事物之間的聯系時,常常想起氣象學研究在混沌狀態與某種或某些確切現象間所建立起的關聯:南美洲亞馬遜森林里的一只蝴蝶扇動一下翅膀,會在北美洲引起一場風暴。如果說普通人對這種關聯不甚了了的話,那么,只要是關注新聞的人,都應該知道官場上的一個耳光會引發什么樣的效果,產生什么樣的后續效應。現在官場,官員與官員之間的關系,是政治關系之一種,也構成法律和社會關系。無論如何,在這種種關系當中,都不能推導出可以扇或互扇耳光的結果。如果有官員扇了另外官員的耳光,那就說明問題,更產生問題。

一個官至市委書記的官員,想必不該是暴力成習的人。從上述扇人耳光的張書記的官場履歷看,其至少不是憑著扇人耳光而在仕途上進階至此的。那么,究竟是什么讓張書記勃然起怒,手起掌落,向人動粗的呢?難道真是市政府秘書長進了“常委餐廳”、打擾了書記用膳這個緣由?退而言之,即使市委書記真的視市政府秘書長為草芥一根,即使市政府秘書長真的越了界、犯了規,那么,作為一個地方的最高官員,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解決此事,難道“一把手”之手,就是用來扇巴掌的?

這件事的耐人尋味之處在于,實名舉報張書記的,并非“親自”被扇之后疼在身體的市政府秘書長本人,而是為此疼在心里的被扇者之妻。這也說明,張書記敢于落掌,也是摸透了被扇者的心理。因為張書記本人在成為敢扇、能扇的“一把手”之前,也曾多年與這個秘書長類官員同處一境,即使未曾被扇,但或許早有被扇的心理準備,因此已揣摩透了扇者與被扇者的心理狀態,內心里早就把扇巴掌附加在“一把手”的功能之中了。只不過,致其大意的是,他可能沒從自己的官場經歷中體會到,一個被“一把手”扇了耳光的官員,其背后竟還有為此心疼的妻子。由此,圍繞這個巴掌的臺上臺下、幕前幕后,可謂盡現當地官場的政治生態。

如此這般扇人耳光的“一把手”,言其是嚴格遵守官場規則的官員,誰信?決策上不搞一言堂,不搞一人說了算;官員任用上不搞任人唯親,不搞團團伙伙;作風上深入民眾,體恤民情……這種官場政治生態,如果有一個對位階不低的市政府秘書長尚且吆五喝六、巴掌伺候的市委書記,恐怕不會出現。

(作者系媒體評論員)

來源: 光明日報客戶端

最近更新

上海时时乐计划 福建时时彩号码表 北京pk10买法 湖北快三豹子遗漏数据 云南11选5中奖秘密武器吓坏日本 吉林快3360走势图 澳洲幸运8福彩中心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规则 澳洲幸运5开奖历史 澳洲幸运10开奖机器人 白小姐资料大全管家婆 湖南体彩爱彩幸运赛车 安徽快三开奖查 平特肖规律原理公式 秒速时时彩网 ag真人视讯借口 北京快乐8时时彩网